首页 女频 科幻空间 鬼冢宗师

第25章踪迹倪州府

鬼冢宗师 穹叮当 2511 2020-11-17 17:21

  在八条爪子的攻击之下,汪子涵左顾右盼之间,有所力不从心,渐渐的处于劣势。

  黑鬼怪见汪子涵不敌,更加猖狂地攻击着。

  在屋顶的观战顾青,看形势逼人,急忙甩手“嘘”地飞出一道黑色光,正好,击中那黑鬼怪的一只眼睛,当即黑色液体飙喷。

  击战之中,黑鬼怪正张牙舞爪,想一口吞了汪子涵倪。

  顾青的暗器确不成留意,少了一只眼睛倒不碍事,撕心裂肺的疼痛,“咦呦哟!”一声声尖尖的惨叫,让人心惊胆寒。

  汪子涵乘机运法助剑,令奇扬剑灵性复恢然起。

  挥舞奇扬剑右劈左砍,随之金光闪闪之间,黑鬼怪的四只爪子又落地,黑色液体如喷泉似的洒落。

  响彻天空的惨叫,令黑烟雾更加浓郁滚滚而飘。

  黑鬼怪在打滚之中,卷着黑影逃跑了。

  汪子涵岂肯轻易的放过,挥动奇扬剑,御剑飞行追赶。

  那黑鬼怪,飘忽不定的一路北逃,闪黑色气雾布满天空。

  汪子涵极力追赶之中,还是跟丢了踪迹。

  只得下剑,四周寻找蛛丝马迹,忽见黑色液体一路滴向孟州城里而去,汪子涵跟着黑色液体痕迹也进了孟州城。

  在漆黑一片的孟州城中,汪子涵依然寻找黑色液体为目标,跟进探讨。

  跟到在一座大院外,那黑色液体不见踪影。

  “奇怪啦!怎么就不见了。”汪子涵心道。

  汪子涵御剑又在四周搜寻,依然无果,只能擅自飞进院内寻找线索。

  “咦!这不是州府衙内吗?”汪子涵惊讶地自问道。

  忙于追赶,汪子涵都没来得及看看,这是什么地方。

  出于顾忌,汪子涵退出州府衙内,走衙门口而来。

  在衙门站岗的衙役,都靠着墙体睡着了。

  汪子涵走到升堂鼓旁边,拿起锤子“咚咚咚!咚咚咚!”敲打起来。

  把那睡梦中的俩衙役,着实吓了一大跳。

  “嘛!嘛!嘛事情啊!半夜三更敲鬼啊!”一衙役开口骂道。

  “官差说的没错,就是敲的捉鬼鼓。”汪子涵直言不讳道。

  那衙役揉了揉眼睛,道“哦!原来是汪道仙啊!大半夜的,有何冤事敲鼓?”

  “你们州府衙内,进了受伤的黑鬼怪,你们快去通报梅州府爷,让他小心啦。”汪子涵提醒着说道。

  “啊!在哪里呀?”那俩衙役听了鬼怪,立刻打起十二分精神问道。

  “在府衙内呢,还不快去通报。”汪子涵指着衙内说道。

  “哦!哦!”那衙役提着刀,慌慌张张的摸进府内。

  在府内巡逻的兵丁,听说有鬼怪在府内,个个吓得两腿直打哆嗦,有的,甚至尿了裤子。

  州府衙内,到处人心惶惶,敲锣打鼓,替自己壮胆助威。

  那衙役跑进后院,边走边叫道“州府爷!梅府爷!不好啦!鬼怪进府内啦!”

  走近梅林阁卧室,那衙役使劲敲打着门叫道“梅老爷!您没事吧?”

  “大半夜的,敲什么敲?没事,睡觉去吧。”梅林阁在屋里回复道。

  “不是啊梅老爷,那汪道仙追寻而来,正击鼓传升堂倪。”那衙役回话道。

  “老爷我身体不适,今日免升堂,有事明天再说。”梅林阁不耐烦地说道。

  “哦!哦!”那衙役只好作罢,退了出来。

  等着着急的汪子涵,听说梅林阁不愿意配合捉鬼怪。

  气不打一处来,一把推开拦路的衙役道,“都火烧眉毛了,还摆着州府爷的臭架子,我去叫。”

  汪子涵怒气冲冲地来到后院,大声嚷嚷道,“黑鬼怪进屋啦!黑鬼怪进屋啦!”

  这一嚷嚷不要紧,可把四周的邻屋都叫醒了。都听说进了黑鬼怪了,慌慌张张的点着灯跑出来,问道“鬼!黑鬼怪在哪里呀!”

  一边问一边打着哆嗦,屋里的梅林阁,就是没出来。

  汪子涵纳闷啦,心道“这梅师伯,今日是不是吃错药了,这么大动静也不出来。”

  州府上上下下,都在询问这黑鬼怪的踪迹。

  “梅师伯!我是汪师侄儿啊!你快吩咐衙役们搜索府衙啊!晚了唯恐出乱子啊!”汪子涵敲门说道。

  “我身体不适,你让陈捕头安排下吧。”梅林阁在房内说道。

  汪子涵无奈地问道,“对啦,陈捕头去那里啦!”

  “已经去通报了,估计这会儿在路上。”一衙役回复道。

  “不用等他了,你们各使其责,带队把府衙里里外外搜索一遍。”汪子涵吩咐道。

  各捕快都依次带队,搜寻起来。

  东边太阳升起,折腾了大半夜,州府衙内衙役搞的筋疲力尽,除了发现一些黑色液体以外,没有黑鬼怪的踪影。

  “你会不会是看错了?”陈捕头张望着汪子涵问道。

  “那这黑色液体,你作何解释?”汪子涵反问道。

  “这州府衙内,除了梅老爷的房内没有搜索以外,其他地方都翻遍了,毫无踪影。”陈捕头回复道。

  “梅老爷?”汪子涵口中念叨着。

  “今天梅老爷怪怪的,府上这么大的动静,推说身体不适,就没出来过。”陈捕头也奇怪道。

  “难道躲在他的房间里?”汪子涵纳闷地问道。

  “不是没有这种可能,或许正挟持他呢。”陈捕头估摸着说道。

  “走,冲进屋里看看不就知道啦。”汪子涵提议道。

  “这!这可以吗?这是目无章法,以下犯上啊!弄不好会掉脑袋的。”陈捕头警示道。

  “都火烧眉毛了,哪来那么多的礼节,有什么问题我担着。”汪子涵边走边说道。

  陈捕头默认地,带队跟随着而走。

  “呯”汪子涵一脚踢开梅林阁的房门,冲了进去,这只是一间卧房客厅。

  汪子涵吩咐四周查看,又对着房门内说道,“梅师伯,师侄儿无理下喽!您多担待喔!”汪子涵说着,又是两脚踢开主卧室门。

  “你想干嘛?”梅林阁看汪子涵提着奇扬剑,冲进卧室内问道。

  汪子涵先四周扫了一眼,并无异样,拱手作揖道,“师侄儿也是替师伯担心,怕被鬼怪挟持恐有危险,才冒昧闯入。”

  欲知故事如何发展,请看客继续关注下回分解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