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频 科幻空间 鬼冢宗师

第13章夜宿幽清阁

鬼冢宗师 穹叮当 2866 2020-11-17 17:21

  上回说道,汪子涵本来打算,走小道能快点到辽远县城。不成想,走错了道。

  只好在这山间,歇息一晚再说了。

  跟随两姑娘,绕过山间小道,山凹庭院,步入视线。

  细看,篱笆围墙,竹木排门,门框上方一木匾,写着;“幽清阁”三个草体字。院内,优雅草皮的凉亭,花草满地。高低错落有致,的二层竹木小楼,别具一格。

  汪子涵把马拉至,一旁的小草屋。那红衣少女又拿些粮食喂马匹。

  “这位公子怎么称呼?”那红衣少女问汪子涵道。

  “喔!实在不好意思,刚刚都忘了,自我介绍了。我姓汪名子涵,是鸡灵山道观的道士。”汪子涵作揖道。

  那黄衣少女脸色一沉,似乎吃了一惊。

  “可否请问,二位姑娘的芳名?”汪子涵抱拳相问道。

  “住一晚就走了,何必打听人家芳名。”那黄衣少女,不冷不热地说道。

  “妹妹!人家都把名字告诉你了,你不告诉人家名字,就算啦,也不该这么说话呀。”那红衣少女示意道。

  “哼!谁稀罕他的名啊!爱说不说。”那黄衣少女冷眼道。

  “哦!请汪道仙多多包涵,我小妹山野村姑,少懂了些礼数。”红衣少女抱歉道。

  那黄衣少女,扮了个鬼脸,“汪!汪!汪!”地学狗叫,讽刺汪子涵。

  汪子涵苦笑着,摇了摇头道“无妨!无妨事!”

  “不瞒你说,我家祖上就无姓氏,或许是为躲避战乱。你就称呼我倩倩吧!我那妹妹叫欣欣。”倩倩姑娘解释道。

  “说了也白说,人家住一晚就走了,何必自作多情。”欣欣姑娘哼着鼻子说道。

  “妹妹,这又说那里话呀!”欣欣姑娘的这一席话,让倩倩姑娘脸红的,如喝了酒似的,火^辣^辣的燃烧着。

  一旁,本来就觉得,不好意思,来借宿的汪子涵,同样的脸红的似火烧。心里如同猫抓似的,嘣嘣乱跳。

  汪子涵自己,都莫名其妙地疑惑。怎么会有如此的感觉,这种感觉可从来没有过。一时间,不知所措。

  “额!怎么家里,就你们姐妹两个吗?”汪子涵极力挑开尴尬地问道。

  “那又怎样,你管的太宽了吧?”欣欣姑娘得意不饶人地说道。

  “汪仙道不用理她,我妹子就这个臭脾气。我们还有个母亲,出门去了,也许还得过几天再回。”倩倩姑娘含蓄地回答道。

  “我,啥臭脾气啊!姐,你可胳膊肘,不能往外拐帮外人啊!”欣欣姑娘不乐意地说道。

  “好啦!好啦!妹妹,快去给汪道仙,弄点吃的去,人家还饿着肚子。”倩倩姑娘望着欣欣说道。

  汪子涵打探着,这庭院四周。竹林茂盛,山林间,树木郁郁葱葱,真是好优雅的环境。

  转眼的功夫,欣欣姑娘端着一盘馒头,和一盘素菜走来,道“山间人家,可不比城里,将就着吃吧!”

  说完,往草亭厅的桌上一放。

  汪子涵走过去,拿起馒头就吃,肚子饿的咕咕直叫,也管不了,那么多的礼数。

  虽然都是素食,汪子涵还是饱餐了一顿。也许是跑得太累了,也许是肚子实在太饿了。

  “多谢二位姑娘的晚餐。”汪子涵吃饱了肚子,才拱手感激道。

  “汪道仙不必客气,山野素食,充饥而已。”倩倩姑娘含情脉脉地说道。

  “小可,已经很满足了,如此冒昧的打扰,还不知道,以后是否有机会,还这一份人情呢。”汪子涵表达感激地说道。

  “姐姐,厢房收拾好了。”欣欣姑娘打断了,倩倩与汪子涵的谈话道。

  “好的,妹妹!辛苦妹妹了。”倩倩姑娘望着走出厢屋的欣欣说道。

  倩倩姑娘指了指,欣欣刚刚走出的厢房,说道,“汪道仙今晚,就在这屋歇息,只是茅屋寒舍,只能挡风遮露,多多海涵!”

  汪子涵知道,倩倩姑娘那是含蓄呢!

  “倩倩姑娘,我打扰你们清静,才过意不去呢!你这么多理,到让我不好意思啦!”汪子涵红着脸说道。

  “那好吧!汪道仙,鞍马劳顿,就早点歇着吧!”倩倩姑娘寒暄着走去主屋,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  汪子涵站起身,伸伸手,活动了一下筋骨。走进厢房。

  房间里,竹子衣柜,古典竹木小桌旁,竹木凳子一应俱全。

  一个竹木小窗子旁,一张做工精美的竹床,镶嵌着雕工精美的竹工艺。

  汪子涵无心欣赏,倒在床上,就呼呼的睡着了。

  午夜时分,汪子涵迷迷糊糊的,听得门外传来说话声。

  心道,“这姐妹俩,怎么地,深更半夜还在争吵啊。”

  汪子涵竖起耳朵细听,不对,似乎有很多人的声音,而且有男有女。

  汪子涵警惕的,一骨碌爬了起来。悄悄的摸到房门口,顺着门缝望去。

  好家伙,院子的草亭里,男男女女,围了十几个人。

  “这人,怎么串到这里来的,不能让他活着离开这里。”一老者说道。

  “胡叔,这恐怕不行吧!杀人也得讲个道理,何况他只是路过。”红衣少女倩倩姑娘,否定了那胡叔的说法道。

  “是啊!这人还是道士,那可是我们的,冤家死对头啊!”一年轻男子说道。

  “曾哥!话也不能这么说,他跟你往日有怨,近日有仇吗?”倩倩姑娘回问那曾哥道。

  “这话从何说起,我跟他从未相识过。哪来的冤仇啊!”那曾哥回答道。

  “就是啊!那你们就这么,不明不白的杀了人家啊!”倩倩姑娘反问道。

  十几个人,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辩着。

  汪子涵在厢屋里,听得真真,心道“真是可笑之极,在草亭里的人,我一个都没见过,他们干嘛要杀了我?”

  汪子涵继续竖着耳朵细听。

  “既然倩倩姑娘,极力保护而反对杀这人,今后有什么问题出来,都将由你承担。”那胡叔振振有词的说道。

  “这怎么可能,他只不过是路过,也不会对我们造成威胁,是吧!”倩倩姑娘解细道。

  “对,现在是不可能,你能保证他以后吗?”那曾哥又发难道。

  “看此人,绝非凶神恶煞之人,何必要赶尽杀绝呢?”倩倩姑娘发拨道。

  “这人,以前在这一带从未出现过,也许还真是巧合,路过。”那胡叔开始暖和道。

  “那就明日趁早,让他走人,免得在此生事,闹得我们不得安宁。”那曾哥提示道。

  “看他的样子,赶路挺急的,怎么可能会留在此地。”倩倩解释道。

  “啼嗒啦”一声响,打断了众人的说法。

  “谁!谁在那里。”那胡叔急切地问道。

  两年轻人猛地串进两间屋里,其中一间,就是汪子涵厢屋。

  那年轻人,一看汪子涵在床上,呼呼地睡着。转身,四下看了看。

  汪子涵依然装作睡觉,微微的斜了一眼,那正在四下搜索的年轻人。心里猛地一惊,这人后面怎么还有尾巴啊。

  心道“我的乖乖,怎么这些貌是人的,而是狐仙啊。难怪刚刚,他们总是想杀了我。”

  欲知故事如何发展,请看客继续关注下回分解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