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频 科幻空间 鬼冢宗师

第12章迷路荒野处

鬼冢宗师 穹叮当 2792 2020-11-17 17:21

  铁道士奄奄一息,交代了一下身后之事。

  眼望着穹叮当,含笑着驾鹤西去。

  傍晚时分,清云观内青灯缭绕。赵庆昌头系白布条,跪地灵堂之上,一边烧着纸钱。

  厨房里,汪子涵身穿麻衣,头扎白布头巾,正忙着做饭。

  心道“不知这妖孽,甚本领?我定要生擒活捉,回来祭奠恩师在天之灵。也不枉恩师收留之恩典。”

  时光飞速,在灵堂,跪了一宿的汪子涵,笔画着对赵庆昌说道“师兄,今天,我就去辽远县,捉妖去了,你受累在清云观陪着师傅。等我回来以后再发丧。”

  赵庆昌拍了拍,汪子涵的肩膀,笔画着说“啊呃乏,啊呃乏乏。”说着翘起大拇指。

  汪子涵知道这是师兄,在夸赞自己孝顺呢!说道“师兄放心,我会把这妖孽,捉回清云观,祭奠师傅的。”

  赵庆昌笔画着“啊呃!乏乏。”

  这是让汪子涵注意安全呢。汪子涵点头示意明白。

  汪子涵直接出了清云观,御剑先去了汪家埔。自从跟着铁道士,走了以后,这是第一次回自己家里看看。

  昔日,繁华的汪家埔村落,以荒芜聊倒,到处茅草丛生,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。

  汪子涵就在村口,跪地倒拜,“爹啊!娘啊!汪家埔的父老乡亲们!孩儿以学艺以成。

  回家来看望二老,和在天有灵的,父老乡亲们。等子涵稍有空闲,定回来驻坟,立碑。”说完三叩首起身。

  擦了擦眼泪,御剑去了孟州城,在离城池不远的无人处,下剑,徒步走入孟州城。

  孟州城内,依然人来人往,热闹非凡。汪子涵穿街走巷,来到孟州府衙。

  “呦!这不是那汪仙道吗?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。是来找州府老爷的吗?”今日当班的黎斯,露着笑脸说道。

  “哦!是黎斯官差啊!劳烦你通报一下。”汪子涵拱手道。

  “你说这话不就见外了吗?直接跟随我进去得了呗!”黎斯套近乎道。

  “哎!再熟悉,这礼俗可不能乱啊!还是劳烦通报吧。”汪子涵回说道。

  时不多,黎斯出来道,“我说吗,老爷有请,汪仙道随我来。”

  汪子涵跟随黎斯进了州府,穿过庭院,走过香廊,黎斯带汪子涵到了客厅。

  “汪仙道稍等,老爷这就出来。”说完顾自离去,丫鬟上得盖碗茶。

  汪子涵从桌上,拿起盖碗茶,悠闲的喝着。时不时四处张望,心道,“这州府还摆阔绰,真是官家是非多。”

  “是师侄来啦!”一声问道,梅林阁州府从内室走了出来。

  “师侄拜见,梅师伯州府老爷。”汪子涵拱手作揖道。

  “免礼,汪师侄不必多礼。不知此次前来,所为何事?”梅林阁心道,“这次我可没请你。”

  汪子涵一下子,眼泪刷刷的下来道“昨晚上,恩师驾鹤西去了。”

  梅林阁脸一沉,吃惊地问道“这怎么可能,是何人所害,师伯定要伸张正义,严惩不贷凶手。”

  “要是人为所为,自然要仰仗师伯,讨回公道。”汪子涵哭泣道。

  “怎么?你的意思,是被妖孽所伤啊!”梅林阁追问道。

  “正是正是!那天,我从这里回去,师傅已不在道观之中。

  昨日,有挑夫送上道观来的,听师傅所言,被什么妖孽所伤。”汪子涵回答道。

  梅林阁叹了叹气道“那本府,就爱莫能助了,师侄儿。”

  “小侄,此次前来,只是来打听,辽远县是否有官文上报,那里发现妖孽。”汪子涵提醒道。

  “这个,本府,还真的没怎么查过,有无此事。”梅林阁回答道。

  “俗话说,人命关天,这么大的事,怎么会没有公文呢。”汪子涵追根问底道“额!这个还真是不清楚。待我查明以后,再通知师侄儿吧。”梅林阁敷衍了事道。

  “那就不必了!师侄告辞了。”汪子涵起身辞行道。

  “怎么不吃了饭再走啊!”梅林阁问道。

  “不啦!师伯,我还得赶往辽远县,捉拿妖孽去。”汪子涵回答道。

  “好!好啊!抓住了那妖孽,我活剥了她。”梅林阁狠狠地说道。

  “那就不必了,我还留着她祭奠师傅呢!”汪子涵边走边解释道。

  “嗯!那是必须的,你处理吧!我就不过问了。”梅林阁显得自己慷慨道。

  梅林阁送汪子涵到门口道,“怎么?汪师侄是徒步而来的呀?”

  没等汪子涵回话,梅林阁吩咐衙役去马圈,牵来一匹黑马道“汪师侄,这匹马,就送你做脚力。预祝你旗开得胜,马到成功。”

  “师伯,托你吉言,我定能,将那妖孽擒获。”汪子涵拱手作揖道。

  汪子涵说完,转身飞身上马,策马|勒缰,穿街走巷,出了孟州城,走官道直奔辽远。

  一天的奔波,令汪子涵疲乏不堪,看看这马也已累得够呛。望天空,星辰满天,汪子涵打探四周可有人家。

  忽见,前面不远处,有一大池塘边,似乎有人影闪动。

  汪子涵策马过去,看到有一红衣,与一黄衣两少女,在池塘边洗衣服一边嘻嘻。

  “请问两位姑娘!可否请问,这是何地?离辽远县城,还有多远?”汪子涵作揖道。

  汪子涵的突然出现,让两少女大为震惊。

  “你去辽远要走官道啊!怎么走小道,越走越远了。”那黄衣少女,咯咯地捂着嘴笑道。

  “我本来走的是大道,只是为了想快一点赶到辽远,才改走的小道。”汪子涵解答道。

  “那你是跑偏方向了,从这里过去,你到不了辽远。”那红衣少女说道。

  “天色已晚,还请姑娘指条明路。”汪子涵彬彬有礼道。

  “是啊,这黑灯瞎火的,跟你说了你也不明白。还是就地宿住一晚吧。”那黄衣少女提议道。

  “哦!好吧!今晚就在这里野外露住一宿,请告诉我明早怎么走。”汪子涵打听道。

  “这里到辽远,还远着呢,你从这里,往回走十里,有个三岔口,不知你是否记得。你只有走中间这一条才是对的。”那红衣少女提醒道。

  “哦!多谢二位姑娘指点迷津。”跑错了路,还真是个大麻烦。汪子涵倍感失落道。

  “不如今晚,就住宿我家。这荒郊野外,恶兽出没,恐有危险。”那红衣少女道。

  “这恐怕有所不妥。”汪子涵看这两姑娘家的,自己去住宿多不方便啊。

  “怎么?你这么一个大男人,还怕我们姐妹吃了你不成。”那黄衣少女捂嘴咯咯的笑着。

  “你难道肚子就不饿吗?还有你的马,看起来也似乎很乏惫。”红衣少女道。

  汪子涵看了看黑马,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还真的在,咕噜咕噜的打鼓。

  “那好吧!今晚就打扰二位姑娘了。”汪子涵拱手道。

  汪子涵跟着两少女走过一道山弯,前面看到有座小庄园。

  欲知故事如何发展,请看客继续关注下回分解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