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1090魔临城下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4234 2021-05-21 17:14

  “咚咚咚……”

  一阵阵猛烈的爆炸响彻了天地,浓烟已经遮蔽了清晨的天空,但是跟重兵把守的坠龙山不同,打死青羊城的百姓都没想到,魔族会挑四大禁地之中,最安稳的冥河渡下手。

  “撤离!全部撤离,不要携带过多的行李……”

  青羊城中早已经乱套了,大批军警正在疏散城中百姓,百姓们拖家带口的往城外逃离,有车的开车,没车的就去挤公交、扒火车,路上到处都是丢弃的行李和踩掉的鞋袜,还有不要的老公和老婆。

  “快打电话给我老公,让他来接我们啊……”

  一位红衣新娘在路边急的跳脚,两位伴娘正在打着电话,而新娘正是绿小五的前女友沙晴晴,她在镇远城混不下去了,便找了一个备胎接盘,带着全家一起搬来了青羊城。

  “姐!姐夫来不了了,婚车全都开走了,他的车也被抢了……”

  一位伴娘放下电话急声道:“禁地的防线全面崩溃,魔族已经打到下面的县城了,最多两个小时就能攻到青羊城,姐夫让我们步行去康明路,他去开公司的货车!”

  “爸!不要带行李了,咱们去康明路,阿汤去开货车了……”

  沙晴晴急吼吼的往酒店跑去,捡了一双人家丢弃的运动鞋,直接爬上了一辆人力三轮车,她家的亲戚也全都跑了过来,老老少少不下三十多人,乱糟糟跟着三轮车一起跑。

  “不要跑,大家不要跑……”

  忽然!

  街头巷尾出现了不少手持扩音器的人,大声喊道:“只要我们不反抗,魔族就不会伤害我们,它们只想跟我们和平共处,还会帮我们重启保护罩,大家只要安心待在家就没事了!”

  “妖言惑众!抓住这些魔族的狗奸细……”

  警察们愤怒的冲了过去,怎知巷子里突然射来了冷箭,迅速将几名警察射翻在地,吓的路人们四散狂奔,但这样的情况不断在城里出现,蛊惑人心的话也越来越响亮。

  “回家!不要反抗,我们不会被伤害的……”

  不少人抱着侥幸心理往回跑了,抓奸细的正义之士也不停减少,你推我挤之下让城里越来越混乱,而沙晴晴一家也终于来到了康明路,但等来的却是鼻青脸肿的新郎官。

  “老公!你不是去开货车了吗,车呢……”

  沙晴晴惊骇欲绝的望着对方,新郎官也带了一大家子人,还用门板抬了两个受伤的伴郎。

  “哪还有车啊……”

  新郎满脸苦逼的说道:“车让一群农民工给抢了,还把咱们给打了,现在连垃圾车都没有了,咱们还是回家待着吧,出城容易被魔族给袭击,只有待在城里才会没事!”

  “对对对!咱们回家待着去吧……”

  一位伴郎也点头道:“我县里的同学给我打电话了,魔族不杀城里的人,往外乱跑反而危险,县里也有好多人往城里来了,咱们都回去吧,两条腿可跑不过魔族大军啊!”

  “不行!留下来就是等死……”

  一位中年人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我相信政府说的话,魔族能开保护罩就能再关上,它们只是骗我们放弃抵抗,最后集中起来一块吃,我认识军队的人,大家跟我去火车站!”

  两家人全跟着他跑向火车站,沙晴晴将三轮车让给了孩子们,紧紧牵着她老公的手,可是越往火车站方向跑,路上的逃难者就越多,规模之大比春运还要夸张十倍。

  “天呐!这么多人,怎么进去啊……”

  沙晴晴被黑压压的人群给包围了,火车站已经被军队全面封锁,难民们只能排队进站,远远就能看到火车顶上都是人,连拉货的车皮都挤满了人,还有军人不断的鸣枪^示警。

  “阿汤!这边,快跟我来……”

  新郎的舅舅似乎打通了电话,赶紧领着两家人往侧面钻去,能走的人自然不想留下来,谁也不愿拿小命去赌明天。

  “有军车!这下有救了……”

  两家人惊喜的钻出了人群,来到了一个空旷的大院外,一位少校已经在门口等着了,新郎舅舅立即跑了上去。

  “不行!我已经尽力了,最多再挤六个人,剩下的只能去排队……”

  军官也异常焦躁的摆着手,大院中停了十几辆军卡,可车厢里挤的就跟沙丁鱼罐头一样,只剩一台小货还能挤挤,但回去排队非等到明天不可,再说火车也是有限的。

  “舅!让孕妇和老人们先上,我们年轻人去排队……”

  新郎官倒是非常的孝顺,让其他人也无话可说,但沙晴晴的家人却被排除在外了,甚至连她奶奶都不给进,走的全是新郎家里的人,两家人立马爆发了激烈的口角。

  “姓汤的!你们欺人太甚了……”

  沙晴晴猛地推开几个人,指着新郎官的家人怒道:“你们不让我上车,我没有任何怨言,但你们连我奶奶都不让走,还把我当你们家的媳妇吗,这婚我^干脆不结了!”

  “妈!你让晴晴她奶奶上车吧……”

  新郎官急的满脸通红,可他妈却怒声道:“一共就六个座位,孕妇和老人就有九个,而且我跟你爸都没上车,怎么就欺负她了,我看这婚不结也罢,四十万的彩礼,咱家上哪买不到儿媳妇!”

  “好哇!”

  沙晴晴也愤怒的说道:“我就知道你嫌彩礼多了,给不起就别答应,我又不是非嫁你儿子不可,我现在就打电话找关系,你们可别后悔!”

  沙晴晴说着就掏出了手机,拨了好几次才挤进被占用的信道,等电话接通她连忙说道:“赵大哥吗?我是足疗城的沙晴晴,你给我留过电话的,我全家都被困在青羊城了,你能救救我吗?”

  “晴晴!你在打给什么人……”

  新郎官惊疑的拉住了她,可马上就被沙晴晴甩开了手,而新郎官的家里人则嘲讽道:“你这未婚妻藏的挺深啊,居然在足疗城留过男人的电话,幸亏你没结这婚啊!”

  “你们不要胡说八道……”

  沙老爹怒声道:“足疗城就在我家对面,我在足疗城上班,给晴晴留电话的是赵六公子,‘龙甲广睇’四兄弟之一的赵飞睇!”

  “你吹牛也不打草稿……”

  新郎的舅妈讥诮道:“赵飞睇会去你们那的破足疗吗,还能给你的女儿留电话吗,再说青羊城已经改姓刘了,你们打电话给赵家有什么用,少在这丢人现眼了,乖乖去排队吧!”

  “哦!好的,谢谢赵大哥……”

  沙晴晴忽然忐忑的挂上了电话,两家人全都看向了她,只看她轻轻咬了咬嘴唇,很为难的跟她爹说道:“赵飞睇给了我一个号码,让我打给沙云飞,说他可以帮我!”

  “唉算了!排队去吧,不要自取其辱了……”

  沙老爹无奈的叹了口气,谁知新郎的舅舅忽然跑了出来,惊喜道:“我们可以上火车了,我战友给我开了一个后门,咱们从前面翻围墙进去就行,大家全都跟我来吧!”

  “你们不许进……”

  新郎母亲忽然指住了沙晴晴,盛气凌人的说道:“小贱^人!你已经不是我们家儿媳妇了,滚去找你的什么赵大哥吧,不要再缠着我儿子,咱们走!”

  “妈!”

  新郎急忙拉住他母亲,急声说道:“晴晴也就是一时着急,说了些气话而已嘛,您何必当真呢,晴晴!快过来跟咱妈道个歉,这事就算了!”

  “晴晴!道歉吧,总归是一家人嘛……”

  沙晴晴家里人也是见风使舵,可沙晴晴的倔脾气却上来了,抹了一把眼泪扭头就打电话,可拨了好几遍电话都打不出去。

  “轰轰轰……”

  一阵潮水般的马蹄声忽然响起,众人惊愕的扭头一看,竟然来了一支庞大的铁甲骑兵,清一色的金色鱼鳞甲,而迎风招展的红色大旗上,绣着一枚金色大字——赵!

  “金吾卫!赵家的金吾卫来啦,哦……”

  乌泱泱的难民爆发出了惊天的欢呼声,已经进站的人都跑了出来,不仅赵家的金吾卫来了,后方还跟随着一支更霸气的装甲部队,坦克和自行火炮正源源不断的驶来。

  “大家听好了,林家勾结魔族,调开了禁地守军,造成了防线空虚……”

  十几只大喇叭同时喊道:“但我们早就做好了准备,青羊城不会有事,咱们在天黑之前,就能把妖魔打回地狱里去,请大家回家买菜做饭,包好饺子等咱们凯旋而归吧!”

  “啪啪啪……”

  海啸般的掌声再次响彻了全城,只要镇魔世家的大军不溃败,伽蓝就没有末日之忧,不少人都感动的涕泪齐流,还有人自发的组织起来,要去找魔族的奸细算账。

  “沙晴晴!你打给我^干吗,说话啊……”

  手机里忽然响起了声音,沙晴晴这才发现电话接通了,她急忙抹着眼泪结巴道:“哦!飞哥,我那个……就是想问声好,我马上就要结婚了,还想、还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!”

  “结婚了啊!好事,之前的事不要放心上了,咱俩一炮泯恩仇了,你在哪办酒席啊,我让人送个红包过去……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沙晴晴忽然惊愕的望着骑兵队伍,中间有一位威武不凡的红甲将军,虽戴着龙头盔看不清长相,可他正举着手机打电话,沙晴晴下意识挥了挥手,说道:“你往左边看!”

  “我靠!你怎么也在青羊城……”

  赵官仁惊讶的扭过了头去,一勒缰绳就把马骑到了她面前,上百名护卫也全都紧随其后,吓的两家人齐齐倒退了几步,唯有沙晴晴惊骇欲绝的问道:“你怎么变成、变成这样了?”

  “啊!哈哈哈……”

  赵官仁突然意识到自己恢复了容貌,便笑着说道:“之前只是易容而已,沙云飞是我的化名,这位帅哥就是你老公吧,一表人才啊,好好珍惜,来人!拿点钱给我!”

  “你要多少?咱出来可是打仗的,没带多少啊……”

  赵飞甲连忙招手让弟兄们凑一下,结果给他凑了几十万出来,赵官仁一股脑塞给了沙晴晴,笑道:“祝你新婚快乐,等我^干跑了魔族,以后有什么问题尽管来找我!”

  赵官仁说完便打马离开了,沙晴晴抱着一大堆钞票已经傻了,还是她老公追着一名金吾卫问道:“大哥!请问穿红甲的将军是谁啊?”

  “你没见过钱啊,自己看看五十块……”

  骑兵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,新郎官下意识掏出了几张钞票,接过举起一张五十块以后,顿时惊呼道:“赵、赵官仁!不不,赵云轩,他是赵官仁的孙子,我的天呐!”

  “哗”沙晴晴吓的浑身一颤,怀里的钱全部掉在了地上,她婆婆一家人也通通给惊呆了,不认识赵云轩的人也见过五十块,而且这段时间全是他的新闻,傻子也知道他是了不得的人物。

  “老婆!”

  新郎官震惊的问道:“你怎么会认识赵云轩,他这随礼也太多了吧,你到底跟他是什么关系?”

  “前、前男友……”

  沙晴晴呆若木鸡般的看着他,新郎官立马惊怒道:“好哇!我就知道你们的关系不简单,结个婚居然给你送这么多钱,你是不是怀了他的孩子,你给老子把话说清楚!”

  “沙云飞!你说话不算话,干吗又害我啊,呜……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