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1211下马威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6592 2021-07-17 21:35

  

   “叔叔!您怎么了……”

  胡敏惊讶的看着赵老爷子,只看他的笑容迅速凝固,满脸古怪的指向了赵官仁,这亲孙子肯定是没跑了,但是跟亲儿子还是有差别,不过父子俩确实太神似了,竟然一下子让他卡住了。

  “不好!老爹,您心绞痛不会又犯了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上前一把扶住了他爷爷,可刚想把胡敏给支出去,他爷爷却没好气的推开了他,说道:“没事少在这咒我,我想说才几天没见,你怎么好像……突然长大了?”

  “爹啊!我在您心中永远长不大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暗自松了一口气,尽量模仿他爸的语气跟神态,将他爷爷扶到了沙发上坐下。

  “叔叔!”

  胡敏也跟过来笑道:“家才现在可是领导了,警.服一穿自然显得成熟,您先坐一会啊,我这就去给您泡茶!”

  “我家老头子喜欢喝白茶,泡浓一点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呵呵的挥了挥手,可就在胡敏关门离开的同时,赵老爷子忽然低声来了一句:“小伙子!你到底是谁啊,为什么要冒充我儿子,怎么对我们家的事这么了解啊?”

  “唉我就知道瞒不过您,我爸要是像您这么精明就好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拉起了衣袖,苦笑道:“您看!我这胳膊上是老赵家的祖传胎记吧,您儿子的在左胸口,您的在左大臂,还有我这长相和口音,我是您二十多年后的孙子啊,我叫赵官仁!”

  “孙子?我、我怎么听不懂啊……”

  “未来的科技很发达,我参加了单位的保密项目,时光机器……”

  赵官仁神秘兮兮的说道:“我是第一批回到过去的未来人,我要在这里进行三个月的测试,但咱不能白干啊,我就拿着介绍信去了保密局,让他们给我老子提干!”

  “你、你真是我孙子啊……”

  赵老爷子惊疑不定的打量他,赵官仁又苦笑道:“你要不是亲爷爷,哪有自愿当孙子的人啊,我说个外人不知道的事吧,有个女教师是你相好,你的私房钱藏在阳台隔板上,你收的礼都卖给小……”

  “哎哎!”

  老爷子一把捂住他的嘴,急声说道:“当心隔墙有耳,爷爷相信你了,你们父子俩长的这么像,不是仔细看我都分不出,但你在原单位提干多好啊,这地方可不好混!”

  “我是从未来过来的人,知道东江马上要发生大变故……”

  赵官仁低声道:“有间谍要搞破坏,保密局就让我从头查起,但不能凭空多出个黑户啊,于是我就把我爹支到了苏京,我顶他的身份工作,他们给了我四百万奖金,今晚我都拿去孝敬您!”

  “我的乖乖!给这么多啊……”

  老爷子吓的直拍胸口,但赵官仁却笑道:“这点钱算什么,我背下来的高科技价值连城,你回去后跟我奶通个气,让她烧条鱼等我回去吃,晚上我带着钱去看望您二老!”

  “好好好!爷爷等你回来,那我跟你奶活到了啥岁数啊……”

  老爷子眼巴巴的看着他,赵官仁摊手道:“我哪知道啊,我来的时候你俩还好好的,你跟我奶搬到石牛县去住了,就是我爸……走的有点早,我五岁的时候他就出了意外,车祸!”

  “唉呀早知道了早预防,你把年月告诉我,我回去让他记着……”

  老爷子焦急的拍了拍腿,不过爷俩刚聊了没几句,胡敏就拎着一大堆礼盒回来了,一副拜见未来公公的模样,赵老爷子连忙起身致谢,客套了几句便开开心心的离开了。

  “看你猴急的,这么想见公婆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戏谑的坐到了椅子上,胡敏关上门嗔了他一眼,走过来说道:“咱们已经是同事了,以后一定要避嫌,等事态明朗了再讲这些吧,刚刚检测结果已经出来了,死者并不是小赵老师!”

  “什么?难道两名绑匪内讧了不成……”

  赵官仁猛地直起了身,但胡敏却说道:“不排除这种可能,但周静秀又闹着要见你,她的饭菜里检出了剧毒物质,有个送饭的人替她中了毒,可是她非让人告诉你,真的有人给她下毒,她不是装的!”

  “走!咱们过去看看……”

  赵官仁赶紧起身往外走去,其实昨晚他弄了几颗蓖麻子,榨出毒素装在空胶囊之中,让周静秀塞进胸罩带进审讯室,假装有人要毒害她,没想到真有人来给她下毒了。

  ……

  赵官仁拿了配枪又叫上几名队员,驱车赶到了周静秀所在的医院,病房外有两名男警在把守,可赵官仁刚想上前推门,一股酒气忽然迎面而来。

  “联防队转来的?”

  赵官仁停下来打量左侧的年轻男警,对方敬礼时露出了右小臂,有一块不太明显的烟疤,酒味也是从他身上散发的。

  “昂!转了好几年了……”

  男警下意识的点了点头,赵官仁二话不说便推门而入,只看周静秀独自被拷在病床上,抱着被子惊恐的缩成了一团。

  “有人要杀我,真的有人给我下毒啊……”

  周静秀见他来了立马开始哭喊,赵官仁让其他人在外面等着,关上门倒了杯水递给她,可跟着又做个噤声的手势,趴在床下左右看了看,然后又踩上床去检查日光灯。

  “咔”赵官仁忽然摸出个长条状的东西,拿下来竟是一台微型录音机,他关掉正在录制的磁带,下床低声问道:“有没有给你换过房间,或者来人修过灯?”

  “换过房间!大概一个多小时之前吧,看门的警察说暖气不好……”

  周静秀惶恐不安的掩着嘴,赵官仁坐下来小声问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,听说有个食堂的人中毒了,我给你的胶囊用了吗?”

  “没用!我昨晚出汗太多,胶囊融化了,但我留了个心眼……”

  周静秀颤声说道:“我故意说中午饭不干净,让送饭的人吃给我看,他把饭菜都吃了一口,我见他没什么事才准备吃,但他刚出门就倒地上了,吓的我把到嘴的饭给吐了,赶紧假装中毒!”

  “周静秀!”

  赵官仁皱眉道:“你到底瞒了我什么,现在能救你的人只有我了,你要是再撒谎的话,你可能今晚都挺不过!”

  “我本来就是挡枪^的,大老板犯不着杀我啊……”

  周静秀烦躁的说道:“哥!我真的没骗你啊,我已经想了一整天了,可实在是想不出,他们为什么要冒险来杀我,你给我一些提示好不好?”

  “好!我给你几个关键词……”

  赵官仁掰着手指说道:“孙楚辞!孙初雪!赵宏博!大仙!夜鬼!病毒!多壳隐翅虫,还有……”

  “等一下!虫子,我听过什么虫子……”

  周静秀惊疑道:“去年我正式加入大仙会,在苏京参加宴会的时候,我们副总当时喝高兴了,说什么圣甲虫会改变这个世界,等事成之后每人赏我一只,让我们一起长生不老!”

  赵官仁追问道:“他们要干什么,圣甲虫在什么地方?”

  “圣甲虫可以让人长生不老,但需要一种特殊的药液来喂养……”

  周静秀低声道:“大仙会想通过管控药液,来控制所有的宿主,毕竟没有人愿意老去,不过听朱副总的口气,他们的计划只差最后一步了,但我并不知道真正的内情呀,没必要杀我吧!”

  “太有必要了,你有没有见过这两个人……”

  赵官仁掏出了两张绑匪的素描像,可还没询问她就惊呼道:“朱鹤雷!这个人就是我们的朱副总,还有这个大高个我也见过,但我不知道他叫什么,好像是姓张吧!”

  “看!这就是他们要杀你的原因,他们在什么地方……”

  赵官仁狞笑着收起了画像,看来一切都让他给猜对了,他老娘当年提过“大仙庙”是祸端,而如今的“大仙会”就是大仙庙的前身,并且是传销公司的幕后主脑。

  “不知道!我只见过姓张的一次……”

  周静秀摇头道:“做传销的人都是狡兔三窟,没有长期的固定住所,我要想找到朱副总,只能通过他的秘书,号码都在我手机里存着,但公司出了事,他们恐怕都躲起来了!”

  “穿上衣服跟我走……”

  赵官仁拿出钥匙解开了铐子,将刚领的呢子大衣扔给了她,跟着又拿起微型录音机倒带,从头开始播放录音,很快他就揣起机子冷笑了一声,上前将房门给打开了。

  “怎么回事?吵吵什么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出过环视左右,走廊上居然多了七八个警察,全都围着四名督察大声争辩,胡敏靠在一边也不说话,见他出来了才扭头道:“赵支队!经侦队的人来找你喊冤了!”

  “真^他^妈瞎胡闹,这才多大的毛孩子,居然让他当副支队长……”

  有人转脸就给赵官仁难堪了,还有人不屑的往地上吐口水,有个副队长更是瞪眼道:“你这个关系户给我滚一边去,咱们经侦大队轮不到你来审查,该喝奶喝奶去!”

  “你说什么?再给我说一遍……”

  赵官仁猛地上前怼到副队长面前,对方瞪着他大声说道:“老子让你滚回家喝奶去,少他妈在我们面前耍威风,老子在战场上杀敌的时候,你^他^妈还在穿开裆裤!”

  “哦!你上过战场啊,杀过敌人没有……”

  赵官仁指着自己的脑袋,冷笑道:“怕是你连敌人都没见过吧,我给你一次尝试爆头的机会,有胆量就朝我这里开枪,不要怂!敢骂娘就要敢拔枪,别让老子瞧不起你!”

  “你^他^妈跟谁称老子,小兔崽子!你再说一句试试……”

  对方猛地把枪^给拔了出来,居然真对准了赵官仁的脑袋,可他的人非但不阻拦,还一起把胡敏给挡住了。

  “李万和!你不要胡来,快把枪^给^我放下……”

  胡敏急的大声叫喊了起来,一群经侦故意把她挡在墙角,而四名督察居然也没阻拦,全都假惺惺的劝说着,一副要看好戏的模样。

  “哈”赵官仁一下就看明白了,扫视着他们冷笑道:“原来你们是一伙的啊,觉得我年纪轻轻不配当你们领导,组团让我难堪是吧!”

  “赵队!领导讲话要有水平,做事要有风度,不然怎么服众啊……”

  一名中年督察阴阳怪气的看着他,根本没有劝说的意思,但赵官仁却用脑袋顶住手枪,大声喊道:“那我就让你们看看我的水平,来啊!子弹上膛,不上膛你打个什么鸟?”

  “小子!你可别激我,老子什么事都做的出来……”

  李万和眼珠子瞪的就跟铜铃一样,谁知赵官仁却突然给了他一个嘴巴,不仅把李万和给抽懵了,其他人也是一阵呆滞,但赵官仁却不屑的嘲讽道:“孬种!上膛啊!”

  “老子宰了你!!!”

  李万和大吼着把手枪^上膛了,结果赵官仁又一巴掌抽了过去,抽的李万和直接摔趴在地,他又骂道:“你^他^妈瞎啊,老子的头长地上吗,枪抬起来打头,要不要我教你啊?”

  “啊!!!”

  李万和发疯似的大吼了一声,猛然把手枪^举了起来,谁知手上突然一空,整个人一下懵逼了,其他人也倒吸了一口凉气,赵官仁出手竟快如闪电,一把夺走了他的手枪。

  “哼哼”赵官仁用枪^顶着他的头,狞笑道:“李万和!枪^都拿不住,你当他妈哪门子的兵啊,现在所有人都看见了,你想枪^杀上级领导,老子是正当防卫,下辈子做人别这么蠢了!”

  “家才!不要……”

  “邦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