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1222混珠者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3965 2021-07-22 21:36

  “拆迁村有什么问题吗……”

  刘天良和夏不二等人全都走进了寝室,赵官仁所指的村子已经化为了一片废墟,距离宿舍楼足有一个足球场的长度,要不是今晚月朗星稀,使足了眼力也未必能看得清。

  “村子没问题,但距离更近的地方,难道不是后面的西村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又指向了门外,说道:“西村距离这最多五十米,要是站在对面的寝室窗口,可以同时监视西村和大门口,但杀手偏偏盯着更远的东村,还看不到大门口的状况,知道为什么吗?”

  “难道西村当时没人,只有东村有人吗……”

  刘天良纳闷的挠了挠头,夏不二则皱眉道:“不太可能!西村到现在还住着些老人,东村也是去年才拆迁,除非凶手知道有人要来找孙初雪,而且那人就住在东村,所以他才需要盯着东村!”

  “错了!我也是在走访的时候才得知,宿舍这块地有争议,两个村子为了征地没少打架……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西村人少打输了,从此以一条小河沟为界,只要跨到这边来就会挨打,所以凶手不需要防着他们,只要盯着东村人就行,但村外人一般不会知道这种事!”

  刘天良顿时惊呼道:“卧|槽!凶手是东村人?”

  “案发时村子已经在丈量土地了,房子不大可能外租……”

  赵官仁点头道:“估计不是村里人,就是村里某户的亲戚,而且我们陷入了一个误区,认为杀了人又玩|女|人的凶手,一定是个老练的惯犯,但他也有可能是个菜鸟!”

  安琪拉惊疑道:“怎么可能是菜鸟?”

  “如果是老手杀人,怎么会弄一屋子血,凶手最少捅了七八刀……”

  赵官仁系上皮带说道:“阿梅刚刚急的要脱我裤子,孙初雪又比阿梅清纯漂亮,如果她主动勾引凶手,脑袋发热的凶手说不定就从了,来到这里搞不好已经是第二次了,而男人发泄完之后会变的很冷静!”

  “我想明白了,这下就说得通了……”

  安琪拉激动的说道:“死者很可能也是村里的人,他失踪之后肯定会有人出来找,所以凶手才仔细清理了现场,咱们只要查询东村的失踪人口,应该就能找到死者了!”

  “我查过,东西村都没有失踪人口,近两年也没有意外死亡……”

  赵官仁抱起双臂说道:“死者恐怕不是村里的人,估计只是村里某人的亲戚朋友,报失踪也不会在这里的派出所,但孙初雪为什么要来这,为什么会有村里的人来杀她?”

  “既然锁定了东村,凶手就很好找了……”

  夏不二说道:“凶手杀了人还带着孙初雪,最少得有台拖拉机转移尸体,但拖拉机的动静太大,孙初雪还会跳车逃跑,所以交通工具得升级,咱们查会开车的人就行了!”

  “查有车的人家不就行了……”

  安琪拉莫名其妙的看着他,但刘天良却白眼道:“大侄女!这年头会开车的人都不多,有钱买车的人也不会住村里了,所以凶手大概率是借的车,或者开单位的公车,但首先他得会开车!”

  “各位!如果咱们判断没错的话……”

  赵官仁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杀手恐怕真不是大仙会的人,而是孙初雪他们自己招惹的麻烦,否则没人会在家门口当杀手,飞睇!你把阿梅他们带走,二子和良子跟我去派出所!”

  不良人组合迅速出门上车,直奔最近的派出所,此时才刚到新闻七点半的时间,值班所长一看他这位“丧门星”来了,也不问夏不二他们是谁,忙不迭的带去了户籍室。

  “赵支队!东村共有465口人,年前已经全部迁出了本辖区……”

  所长拿出一本册子摊在桌上,介绍道:“其中有大货司机3人,大客司机2人,厂车司机1人,有驾照的就这么几个,拖拉机跟农用车有7辆,这些人基本都是无证驾驶!”

  “西村的册子也拿出来……”

  赵官仁扔给对方一根香烟,坐到办公桌后挨个核查,夏不二和刘天良也站在一边看,所长对两村的情况也很了解,基本上是有问必答,但是三人看了半天也没发现疑点。

  “前年七月份,有没有外来暂住人口,会开车的……”

  夏不二忽然抬起了头,所长笃定的摇头道:“没有!当时村子要征迁,村里人担心租客耍赖不肯走,早早就把租客赶走了,不过……临时嫁娶的有好几户,全都是外村人!”

  所长扭头又去了档案室,很快就拿出了一摞档案,翻了几下便说道:“有两个人会开车,一个女的是出租车司机,男的是个体户,三十七岁,外地人,名下有一辆公爵王!”

  赵官仁问道:“这人是上门女婿吗,什么时候离开的村子?”

  “具体离开日期不详,但我对这人有些印象……”

  所长说道:“他是为了多拿补偿款假结婚,但是被上面给否了之后,他就闹着让女方家给补偿,我当时去处理过一次,后来不知怎么就不了了之了,大概就是前年六七月份,我记得天很热!”

  “你赶紧查一下,这人最后出现在什么地方,事关重大……”

  赵官仁连忙拿过了对方的档案,所长也立即去了“微机室”查电脑,还给对方的户籍地打了电话,最后急匆匆的跑了进来。

  “赵支队!人失踪了……”

  所长一脸的震惊说道:“黄万民的家人在去年初就报案了,但人不是在咱们东江丢的,而是在临省的云安县,人到现在也没有找到,并且他跟假结婚的对象也没离!”

  “漂亮!终于找到这家伙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拍桌说道:“刘所!你把黄万民老婆的档案给我,但这个人关系到近期的大案,如果从你口中泄露出半个字,明早就会有人找你谈话,我希望你明白其中的厉害!”

  “您放心!我绝对守口如瓶……”

  所长连忙挑出了女方的档案,连借阅记录都没敢让他签字,赵官仁看了看地址便迅速出门上车,但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。

  “喂!我是赵家才……”

  赵官仁把车钥匙扔给了夏不二,爬上副驾接起了电话,只听一个女人客气的说道:“赵支队!不好意思打搅您了,我是技术处的小李啊,你们之前送来检测的样本有问题啊!”

  “有问题?”

  赵官仁狐疑的按下了免提键,问道:“你是说赵宏博的头发吗,我亲手捡的能有什么问题?”

  “我是说第一次的送检样本,您下午送来的头发没有问题……”

  对方奇怪的说道:“根据上沪警方送来的样本比对,确认头发属于赵宏博本人,但凶案现场的血迹不属于他,而且跟第一次的样本也不同,说白了就是三个不同的人!”

  “三个人?你确定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吃惊的直起了身,对方又说道:“这可是轰动全国的大案呀,我们怎么敢马虎呀,我们领导亲自过来复核了两遍,觉得奇怪才通知您的,我们绝对认真负责!”

  “好!幸苦你们了,明早我去拿报告……”

  赵官仁阴沉的挂上了电话,说道:“真让安琪拉说对了,警方送检的样本给人调包了,否则不会出现第三个人,我当时在赵老师的家里,亲眼看着法医采集的样本,我还特意捡了几根头发!”

  “这我就不懂了……”

  夏不二皱眉道:“死者明明不是赵老师,为什么还要调包样本呢,莫非连现场的血迹也给调包了不成?”

  “不会!我也采集了血样,下午一起送过去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沉声说道:“恐怕警方内部有人知道案情,但又不知道详细过程,以为死的人就是赵老师,为了掩护凶手而鱼目混珠,这倒是不打自招了,凶手跟赵老师一定是熟人!”

  “对!查赵老师在东村的关系户,一定有结果……”

  夏不二立即加快了车速,很快就来到了一栋安置房外,赵官仁戴上了他的大盖帽,带着两人迅速来到了三楼,敲开一户人家的大门之后,一位少妇正抱着个孩子。

  “你是黄万民的妻子吗,他人在哪……”

  赵官仁亮出证件跨进了客厅,有个壮年男人连忙走出了卧室。

  “我不是他老婆,我已经跟人家过了……”

  少妇本能的退后了两步,皱眉道:“当年为了拿征迁补偿款,他主动找到我假结婚,政府已经处罚过我了,但他不知道死哪去了,一直联系不上,我已经上法院跟他起|诉离婚了!”

  “你配合一点……”

  赵官仁严肃道:“黄万民已经失踪一年多了,很可能已经被人害了,你现在是第一嫌疑人,这孩子是谁的?”

  “被害了?”

  少妇吃惊的摇头道:“不关我的事啊,我不可能害他的呀,当初他拿不到钱就在我家闹,硬把我给睡了才罢休,但一个多月之后他就跑了,这就是我给他生的娃娃!”

  “你不要急……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你从头到尾仔细的说,他是几月几号跑的,跑的时候是不是开了车,有没有跟什么人在一起?”

  “前年的七月十八,那天是我妈过生日,他还送了只玉镯子……”

  少妇回忆道:“他有台充门脸的破轿车,当天下午他还陪我去产检了,回来之后就没见人了,邻居也都说没看到他,后来我托人去他老家打听他,发现他在老家也有老婆孩子,他是重婚罪!”

  “你认识赵宏博和孙初雪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掏出了两人的合影,少妇仔细瞧了瞧才说道:“这不是失踪的那个女孩吗,我没见过她,但赵老师我认识,我们村的医生是他同学,他带他老婆过来问过病!”

  赵官仁急忙追问:“什么时候的事,你看清他老婆的样子了吗?”

  “呃没有!他老婆是大城市的人,大夏天也捂得严严实实……”

  少妇又仔细看了看照片,犹豫道:“你这么一问的话,还真有点像这个失踪的女孩,我就远远看过她一眼,应该就是老黄失踪的前几天吧,你还是去问问他的女同学吧,她在县医院上班!”

  “你把名字和地址写给我,这事谁也不准说……”

  赵官仁急忙掏出纸笔递给她,还用剪刀剪下了孩子的一撮头发,等拿上纸条后三人立即下楼。

  “仁哥!”

  夏不二忽然摇头道:“不出意外的话,女医生应该是知情者,否则她给孙初雪看过病,没理由不拿她的悬赏,这会估计不是死了就是跑了!”

  “有道理!我赶紧让人问问……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