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775灭尸局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973 2020-12-05 12:58

  “大哥!真不带你这样弄的,你下手也忒狠了……”

  周发达狼狈的披着件军大衣,缩在沙发上欲哭无泪的捂着裆,办公室里只剩下赵官仁一个,他拉过转椅坐到沙发前,点了两根烟递给他一根,问道:“之前为什么不说你的身份?”

  “大哥!你身边有个丁小蛋,那娘们明显有问题啊……”

  周发达猛吸了两口烟又说道:“我就是个跑腿的马仔,不是什么专业特工,你一上船就闹的天翻地覆,哪敢跟您自报家门啊,我到您手上就是个炮灰,而且我的小伙伴都死光了!”

  “你最好别跟我吹牛……”

  赵官仁靠在椅子上说道:“你是烟屁烫嘴还要抽三口的主,话里的水分给我挤一挤,今晚能不能站着走出去,全看你的配合程度了,来!从头说说你们尸毒调查组吧!”

  “灭尸调查局!英国佬给起的名字,我们是六国联合办案……”

  周发达说道:“你走了之后差不多小半年吧,南亚一带突然出现了活尸,跟之前的尸魔完全不一样,后来发现是人工制造的病毒,然后身在英国的罗子萱就利用你的关系,牵线组成了六国调查局!”

  “靠!”

  赵官仁没好气的说道:“我就知道罗子萱不会安分,她的脑袋瓜子可不是正常人,对了!她给我生了儿子还是女儿?”

  “啊?她、她怀的是你的孩子啊……”

  周发达吃惊的说道:“罗子萱去年就流产了,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,听说她刚做完小月子,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日本,她跟老曲还有几名骨干,你说她……可靠吗?”

  “什么意思?她不是你的副组长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下意识坐直了身体,周发达吸着烟迟疑道:“其实吧!我登上邮轮之前收到过一条卫星短信,另一个副组长发给我的密信,只有简短的一句话……曲组长牺牲,有内鬼,速回国!”

  “什么?老曲死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震惊的说道:“你给我把事情从头说起,咱们东江究竟来了多少人,还有罗子萱虽然怀了我的孩子,但我跟她认识不到半个月,后面发生的事我根本不清楚!”

  “我以为你是专门来为他报仇的,其实我是开火锅城的,倒闭之后我就去东江找严谨混了……”

  周发达看着他说道:“严谨把我安排在老曲手下做事,后来官方找到咱们,想让你牵头调查南亚尸毒案,可你迟迟不归,最后情况越来越严重,我们只能赶鸭子上架了!”

  赵官仁问道:“我媳妇她们怎么样,还在东江吗?”

  “现在不知道了,反正最后的消息她们都在东江,守着棺材钉大厦……”

  周发达说道:“张新月和周淼都给你生了儿子,剩下的也都成了孩他妈,所以东江出来的十三太保,只有林蕊一个女人,她原本跟我在南韩做接应,最后在尸毒大爆发时跟我失散了!”

  “怎么就大爆发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疑惑道:“你们在日本查到了什么,爆发点究竟在哪,你们为什么又会没事?”

  “咱们就是干这个的,当然比普通人更小心,一开始咱们都认为是小鬼子自作孽,调查局就明着去查了,六国之中就有老美,没有受到什么阻挠……”

  周发达回忆道:“不过就在他们调查那川基地的时候,第一波病毒突然爆发了,全球至少有十二个爆发点,扩散的速度非常快,半个月就席卷了全世界,明显是人为造成的!”

  赵官仁掐灭烟头问道:“这么说你们什么都没查到了?”

  “我跟林蕊在南韩做调查,南韩这边什么都没有,但老曲他们肯定在日本查到了什么,否则不会用上牺牲两个字……”

  周发达说道:“不过林蕊知道的比我多,她说有一个叫白头鹰的财团,在最初出现尸人的地方都有大投资,还都是医药或生物类的投资,而且这个财团的背景太复杂,有非常大的嫌疑!”

  “白头鹰?”

  赵官仁若有所思的问道:“你们有没有想过,他们为什么要选在东南亚做实验,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发现?”

  “这得问你啊,僵尸为啥会说咱们的语言……”

  周发达哭笑不得的说道:“新闻上拍到一个黑皮大巨人,它一口东北腔把我都给震惊了,外国人都说咱们把地狱给统一了,所以他们调集的都是东亚问题专家,几乎都会说基本的国语!”

  “你说的是卡蛋吧,他让大头给带跑偏了,动不动就老铁没毛病……”

  赵官仁摆手说道:“陈年往事就不说了,反正这回跟魂界没有任何关系,有人类改造了二代尸毒,导致了这场大规模的传播,我既然回来了就得查个清楚,你有什么打算?”

  “我真的怕死!可我要是打退堂鼓了,实在对不起死去的弟兄们……”

  周发达猛吸了一口烟,发愁道:“我的能力十分有限,困在邮轮上这么久也没啥作为,不过你要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,只要不让我去当炮灰,我一定会全力以赴,好歹给弟兄们一个交代!”

  “其实你的智商和观察力都不错,丁小蛋的确是基地派来的变种人,但还有一个在潜伏着,应该是邮轮上的人……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目前已知的实验岛有四处,马耳岛可能不是基地老巢,所以我在跟基地互相试探,等有结果了再通知你,你回桥头继续卖海鲜,多观察西岛的帮派团伙,有消息了就来找我!”

  “我还卖个屁的海鲜啊,我卖烧烤得了……”

  周发达披上军大衣站了起来,龇牙咧嘴的岔开了双腿,问道:“有件事你跟我透个底啊,你是不是把秃头潘的媳妇给弄了?”

  “何出此言?我跟潘夫人可没私下交往过……”

  赵官仁满脸无辜的站了起来,周发达不屑道:“拉倒吧!潘夫人最近越打扮越迷人,哪天不来你这转悠一会啊,她要是不让你杵,你能把疫苗给她吗,现在她的尿都有人抢着要!”

  “为什么?想给她验孕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下意识抠了抠鼻子,但周发达却说道:“不知哪个变态说的,说潘夫人的尿能消灭尸毒,还有返老还童的功效,重口味的家伙都想咪上两口,不过潘夫人好像真的变年轻了!”

  “新陈代谢加快了呗,注射疫苗之后都会这样……”

  赵官仁拿上宝刀就要离开,可周发达又期期艾艾的搓着手,他笑道:“你也想要疫苗啊,等我核实了你的身份再说,只要你没跟我撒谎,疫苗肯定有你老小子的一份!”

  “有这话我就有干劲了,您尽管去查,真金不怕火炼,嘿嘿……”

  周发达得意洋洋地走到办公桌边,说道:“你现在拿小故事糟蹋Lisa,真不怕她拿飞弹丢你啊,那故事写的是个人都得疯,而且人家就算把舰艇开来了,你用肉眼也看不见!”

  “你别套我话,不该知道的少打听……”

  赵官仁在他屁&股上踢了一脚,周发达悄咪咪的顺走了半条烟,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:“我跟秦曼颖的事帮我保密,其实那姑娘人不错,心软又胆小,只是有点小虚荣,以后我不弄她了,让她好好谈恋爱吧!”

  “你还跟谁有事,我一块帮你保密……”

  赵官仁目光炯炯的看着他,周发达拉开门笑道:“我没你大老板高端,走的都是平民化路线,不过你还是做了我表弟,陈嘉敏她弟妹是我小姘,而且我要是你就会把大河换掉,江正河并不憨厚!”

  “你不会跟大河的媳妇有事吧,当心人家跟你玩命……”

  赵官仁狐疑的抱起了膀子,周发达摆手说道:“我可没那福气,反正我就是给你提个醒,说多了就成搬弄是非了,但不出意外他会给你个惊喜,走了啊……谢谢所长,我下次再也不敢了!”

  周发达大声嚷嚷着走了出去,一副丧家之犬般的模样,演技和智商让赵官仁暗自夸赞,而沈晴文则从窗外跳了进来,问道:“这老小子油头滑脑的,会不会在骗你?”

  “基本没什么破绽,各方面细节都对的上……”

  赵官仁缓缓上前说道:“老家选他过来不是没有道理的,这种市井之徒江湖经验丰富,能抓住一般人注意不到的小细节,而且他有责任感和底线,一直在暗中摸排各种线索!”

  “我觉得不要再耽搁了,我们已经很被动了……”

  沈晴文认真的看着他,他反搂住沈晴文说道:“暂时不能走,你不懂现代战争的厉害,我们一旦出海很快就会被发现,万一扑空了更麻烦,等我试探几天再说吧,现在谁的定力不够,谁就会露出破绽!”

  “欧巴!”

  沈晴文忽然深情款款的抱住了他,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堆韩语,可赵官仁却推开她的脑袋骂道:“你特么看韩剧了吧,还跟我念起台词来了,我哪里长的像金秀贤了?”

  “可全智贤长的像我啊,你不觉得吗,欧巴……”

  沈晴文大眼忽闪忽闪的看着他,一脸中二少女的模样,赵官仁哭笑不得的说道:“没事就玩点消消乐,韩剧是损害智商的东西,我这么大个王爷加高富帅,不比小明星刺&激啊!”

  “我不喜欢明星,我就是新奇……”

  沈晴文又挽住他说道:“我看电视剧里的人,全都住在高高的塔楼里,一座塔里有好多户人家,而且家里都没有院子,你在老家的房子也那样吗,还是几进的宅院?”

  “呃咱家也没院子……”

  赵官仁擦了擦鼻子说道:“我的房子在九层,两间厢房加个客厅,赵王府那么大的宅院,在咱们国家都叫公园,私人不能建那么大的房子,不过我妈有间四进的院子!”

  “你有几个婢女,养了几匹马,有轿夫吗……”

  沈晴文微微皱起了眉头,赵官仁抓着头皮说道:“呃城里不准养马,婢女也没有,不过我有一台车!”

  “你从事什么营生,有官职吗,考取过功名吗……”

  “你干吗?查户口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莫名其妙的看着她,沈晴文指着他鼻子说道:“丁小蛋跟我说,你就是在街上卖小龙虾的摊贩,秀才的文化都没有,你的诗基本都是抄的,后来发迹了靠的也是咱婆婆,是也不是?”

  “怎么样?妨碍我当王爷吗,咱俩半斤八两,谁也别笑话谁……”

  赵官仁恼火的叫嚷了起来,谁知沈晴文却得意道:“本小姐一直以为配不上你呢,原来是你高攀了呀,我好歹也是官宦世家出身,今晚翻你牌子,为本宫侍寝!哈哈哈……”

  “我侍你妹的寝,跑我身上找自信来了是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一脚踢在她屁&股上,但沈晴文就像中了头等奖一样,欢快的唱着小曲跑了,但林子芮突然跑过来说道:“老板!西岛死了好几人,美军的马克死了,全身的血液都被吸干了!”

  “靠!不会有变种人登岛了吧,叫上一队民兵跟我走……”

  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