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1123双贱合璧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3946 2021-07-02 20:51

  “妈呀!这、这怎么有架飞机头啊……”

  大乃谢跟七名幸存者步入了二十一层,不仅地上全是横七竖八的尸体,还有半个损坏的客机头部,倒插在楼层之间,上百头活尸被安全带绑在座位上,张牙舞爪的吼叫着。

  “老大!里面被困了七名幸存者……”

  火淇淋从会议室走了出来,来到赵官仁面前说道:“他们原本有九个人,有个女人从通风管道爬出去了,但第二个男人被卡死在了管道中,导致后面的人都出不去,女人就是袭击你们的那个!”

  “是么?”

  赵官仁抬头看了看通风管道,后方果然有个通风口被打开了,惊讶道:“这狗屎运也太好了,居然直接穿越到了这,难怪只有一把小匕首,幸存者有没有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?”

  “没有!女人在我们到达之前就出来了,那时候还有电……”

  火淇淋皱眉说道:“可这个女人不但熟悉所有人,还问了刘天良经理的办公室在哪,肯定是保留了原主人的记忆,剩下的人应该没什么问题,弑魂者没有清理围困他们的活尸!”

  “人都叫出来,让胖子认一下……”

  赵官仁独自走向了办公区深处,查看了幸存者被围困的地方,还有被卡死在管道中的男尸,尸体确实被卡的很牢固,如果是他赤手空拳的话,照样得被困在这间没窗户的屋里。

  “这是枪*法,用枪*的行家……”

  赵官仁查看了门外的几具尸体,全是被木棍精准的命中了眼珠,于是他默不作声的回到了大门外,两帮幸存者正在长廊上议论着,而刘天良则把大乃谢叫到了一边,一副老子是“卧底协警”的模样。

  “好了!大家安静一下……”

  赵官仁环视着十六名幸存者,大声说道:“我们的任务尚未完成,直升机最快也要明天才能到达,今晚就委屈一下大家了,带了照贴的拿出来,来刀女这边登记一下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众人齐齐一怔,满脸懵逼的眨着眼,其实“照贴”是伽蓝身份证的俗称,而刀女也是伽蓝人对女刑警的称呼,不过其中却有一个中年男人,下意识把身份证给掏了出来。

  “抓活的!”

  赵官仁猛地抬枪*对准了他,火淇淋和炮手也一拥而上,一下把对方给按在了地上,但对方却大叫了一声“阿尼玛”,三人立马就愣住了,炮手赶紧把人给拎进了办公区。

  “你*他*妈是谁?刚才怎么不对暗号……”

  赵官仁没好气的跟了进来,对方满脸郁闷的说道:“我这不刚出来嘛,总得先观察一下吧,再说你们也没对暗号啊,我是‘水煮蟹’阿蟹,小组暗号是开塞露不开塞!”

  “阿蟹?你怎么跑这来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掀开他的衣服看了看,胸口有一道刚愈合的小伤疤,这是他们为了辨别身份,在临行前特意割出来的伤口,四组人的伤口位置都不一样。

  “甭提了!我落地就在楼顶上,门还被锁了……”

  阿蟹爬起来苦逼道:“我好不容易才把门弄开,可没衣服穿又下不去,直到出了尸人我才弄到衣服,然后就被尸人堵在这了,但我是真的没想到,跟我困一起的女人是弑魂者,她是第一个爬出去的!”

  “有两个人在接应她,还带来了电台……”

  赵官仁低声道:“跑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,楼上还有人放绳子下来了,估计刘乌鸦很清楚他祖宗的故事,所以提前安排人在这埋伏我们,而且他们的口供有假,他们也想得到尸毒血清!”

  “他妈的!我就知道那帮鸟人不老实……”

  炮手愤怒的骂了一声,赵官仁低声道:“咱们干脆将计就计,待会下去把楼道的尸人清理掉,布置几个小陷阱之后,咱们去地下停车场守株待兔,让陌刀他们在外围盯着!”

  “嗯!”

  三人沉着的点了点头,赵官仁又嘱咐了一声才走了出去,苦笑道:“差点大水冲了龙王庙,刚刚抓的是咱们的线人,大家赶紧收拾一下,拿上食物和衣服跟我上楼!”

  “吓我一跳!我以为又出恐*怖*分*子了……”

  刘天良连忙拍了拍胸口,但一位高大的中年人又走了过来,挺胸说道:“我叫吴立国,我是野战部队退役的侦察兵,若有战,召必回,我自愿加入你们保护百姓,消灭恐*怖*分*子!”

  “很好!欢迎老兵的加入,还有没有想加入我们的同志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拍了拍吴立国的肩膀,可能是警察身份的原因,有三个男人当即站了出来,连个小流氓都说道:“恐*怖*分*子咱对付不了,但放哨砍人我没问题,我今天也当一回协警了!”

  “我是吴立国的爱人,我是一名医生,我也可以帮助大家的……”

  一名丰满的熟女也站了出来,赵官仁点着头笑道:“天下英雄出我辈啊,吴立国同志!这些民兵就暂时归你管理了,你要当好他们的老班长,炮手!冷兵器发给他们,再带他们下去训练一下!”

  “全体有令!立正……”

  吴立国立即进入了角色,炮手等人也把冷兵器发给了他们,赵官仁便带着剩下的人往楼上走去,怎知刚到二十一楼门外,就看严如玉的未婚夫,坐在隔间里抱着个小少妇亲嘴。

  “哟你癞蛤蟆曰青蛙,长得丑玩的花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讥诮的看向了丁子晨,两人立马触电般的分开,慌忙从角落里走了出来,而刘天良也嘲讽道:“丁公子!你可真是个寡妇乐啊,谁家丧偶你就往谁裙子里钻!”

  “你少胡说八道,我们这、这是在放哨呢……”

  丁子晨面红耳赤的指着他,怎知刘天良突然大喊道:“严如玉!你尸变了没啊,没死就赶紧出来看看吧,你家老公要续弦啦,你可真是个苦命人哦,前脚刚打跑小三,这边又来一个二奶!”

  “死胖子!你瞎嚷嚷什么,谁找二奶了……”

  严如玉气势汹汹的开门冲了出来,萧澜也捂着屁*股出来了,惊讶的望着一帮幸存者。

  “看看这是谁……”

  刘天良一把将大乃谢给揪了出来,讥讽道:“谢丽刚刚亲口跟我说,丁公子给了她五百万打胎费,周总监刚刚也跟你老公亲嘴来着,估计是觉得你快死了,赶紧给自己续个弦!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严如玉脸色瞬间一片铁青,丁子晨也一把封住了刘天良的衣领,羞怒道:“刘胖子!我他妈又没招惹你,你公开揭我的短是什么意思,别忘了你也贪污了公司的钱!”

  “那你报警好了,警察不就在这么……”

  刘天良猛地拧住他的手指,丁子晨立马吃痛的摔倒在地,但他又望着萧澜鄙夷道:“萧董!你怎么会有这种表弟,我们在下面跟恐*怖*分*子拼命,他抱着女人在这里亲热,这是人干的事吗?”

  “真有恐*怖*分*子吗?他们怎么上来的……”

  萧澜的脸色微微一变之后,巧妙的想要化解尴尬,但这里的坏种可不止一个刘天良。

  “萧总!刘经理的喉咙都差点让人割了,还奋不顾身的救了这么多人……”

  赵官仁义正言辞的说道:“可他一上来就看到你表弟在玩*女*人,实在太让好人寒心了,而明天来接我们的只有一班直升机,丁子晨和周总监都别想登机,在这慢慢等民航的救援吧!”

  “什么?只有一班……”

  众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,周总监立马冲出去哭喊道:“赵警官!丁子晨说直升机不会折返,他花两千万跟您买*断了五个座位,还说严如玉就算尸变了也没我的份,逼着我陪给他做小三啊!”

  丁子晨一下就慌了神,摆手喊道:“没有!我、我就是开玩笑的,我没有买*断座位!”

  “你个王八蛋……”

  严如玉惊怒的大骂了起来,但赵官仁却冷声道:“严小姐!看来你真的很爱这位花*花*公*子啊,我说第一批只能走五个人,你转头就去告诉他了,还污蔑我倒卖座位,你知道这是什么性质吗?”

  “不是的!我没这么说……”

  严如玉焦急的说道:“您说全省都已经沦陷了,钱已经不重要了,我就把您的原话告诉了他,想让他跟您再求一个座位,没想到他会跟人家胡说八道呀!”

  “诽谤警察可是要判刑的……”

  赵官仁冷冷的瞪了她一眼,大声说道:“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,第一批撤离名单将抽签决定,萧澜、严如玉、丁子晨、周总监,没有抽签的资格,中签的人明天中午就撤离,没中的等待下一次救援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严如玉立马丧气的靠在了柱子上,萧澜也咬着唇不说话了,但马上就有人问道:“为什么不多派几架飞机,能来一架就能来三架啊!”

  “你到窗口看看,还有直升机在天上飞吗……”

  赵官仁说道:“尸毒正在全球扩散,全世界都是一团乱,有限的直升机都配给专家和要员了,你们觉得自己是大人物吗,明天有直升机就不错了,能不能降落还是两说!”

  “赵警官!”

  刘天良站出来说道:“我刚刚立了大功,怎么也有一个座位吧,我愿意把我的座位让给我老板,感谢她对我的知遇之恩!”

  “阿良!你……”

  萧澜难以置信的望着他,可刘天良却轻笑道:“姐!有些话藏在我心底很多年了,再不说恐怕就来不及了,如果还有来世的话,我希望能早些遇见你,可以公开的喜欢你,但这辈子……我祝你幸福!”

  “呜”萧澜猛地捂住嘴泪如雨下,而赵官仁则叹气道:“唉患难见真情啊,我要是个女人肯定以身相许,看在你这么有血性的份上,萧董可以上飞机,剩下的四个座位抽签吧!”

  “姐!一路顺风,有缘再见……”

  刘天良深深的鞠了一躬,萧澜立马冲过去抱住他,伏在他肩头放声哭泣,而赵官仁则走到严如玉身边,冷声道:“你究竟是财迷心窍,还是傻的可怜,你太让我失望了!”

  “对不起!我真不知道他是这种人……”

  严如玉也掩嘴呜呜的哭了出来,而赵官仁看了看手表又说道:“好了!大家赶紧收拾一下,拿上食物和饮水,我们转移到八层的员工餐厅去,爷们各自寻找武器,承担保护女性的责任!”

  赵官仁说着就走进了办公室,来到悬着绳索的破窗边,仔细查看地上遗留的痕迹,轻声嘀咕道:“高手啊!穿着高跟鞋都能绳降下来,该不会……魂穿到严如玉她们身上了吧?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