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078416号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3910 2020-12-08 16:24

  

  “萱萱!你不要哭,告诉我老曲是怎么死的,还有谁跟你在一起……”

  赵官仁背着电台穿梭在树林中,罗子萱在电台里哀声道:“曲哥让一个叛徒给打死了,我不确定那个叛徒是谁,船上就我一个人,基地还关着三,啊!Lisa踢了我一下,不让我说这些!”

  “你告诉那个小婊子,我已经给她下降头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提高声调说道:“如果她不想给你陪葬,明天傍晚之前我要看到两艘渔船,拖着玉米船到达放逐岛,你也必须要在渔船上,你少一根头发我让她生不如死!”

  “Lisa答应把船送过去……”

  罗子萱说道:“可她说除非你远离马耳岛,否则她不敢放了我们,但她保证会把我们平安送回国,而且她愿意弥补自己的过失,拍一段私密的舞蹈视频交给水手,跟渔船一起送给你!”

  “哟这娘们很了解我嘛,居然学会抢答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有些意外的说道:“你也一起出镜吧,让我看看你的近况如何,孩子没了就没了,回头咱俩再生一个,对了!你在那边有相好了吗,国产爷们还是进口洋枪?”

  “仁哥!我不想瞒你……”

  罗子萱语气复杂的说道:“虽然我不喜欢老外,也没有相好,可我跟你只是一场意外,孩子自然流产就说明我们有缘无分,但是不论怎样我都感谢你,你不用在意我,你……”

  “行了!赵先生,我是Lisa,船只和歉意明天一定会到……”

  “你给我听好了,再敢用无人机监视我,老子就击沉你们的破船……”

  赵官仁气势汹汹的结束了通话,走出林子来到了东岛桥头,许多昏迷的难民都躺在地上。

  他随手检查了两个男女,发现呼吸和心跳都算正常,可是用力抽耳光都苏醒不了,估计毒气有很强的麻痹作用。

  “他妈的!幸好腕表能预警,不然今晚就翻车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到一台餐车前看了看,周发达居然昏迷在车底,身旁趴着他两个东南亚|情妇,赵官仁把周发达拖了出来,扒开他的眼皮用手电照射,瞳孔的反应说明他是真的昏迷了。

  “你个傻缺,躲车下有鸟用……”

  赵官仁将他裤子脱掉扔进车里,挑了个又老又丑的妇女,塞进去摆成约炮的姿势,这才关上门哈哈一笑,捡起辆自行车蹬向西岛,来到了一棵缠着彩灯的音乐树下。

  “小心驶得万年船!”

  赵官仁猛地把自行车扔向大树,正好卡在底部的树洞之中,确认没有陷阱他才走了过去,这棵树是金记者让他来的,说有一个十六号探员躲在西岛,偷偷跟驱逐舰联络。

  “咦?怎么啥也没有……”

  赵官仁疑惑的拖出自行车,用手电朝树洞里照了照,可除了落叶之外什么都没有,他顿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,估计对讲机被十六号监听了,抢先一步拿走了纸条。

  “不对!她应该知道有人在偷听,不然就会直接告诉我是谁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绕着音乐树观察起来,忽然在树杆上发现了一枚英文商标,这是一个运动相机的品牌,他们曾在荒岛的集装箱中发现了很多,但这枚商标却被剪成了尖头的形状。

  “明白了!”

  赵官仁猛地转身朝后跑去,果然在马路对面的一棵小树上,发现了一台隐蔽的运动相机,正是他们在荒岛捡到的型号,但是等他打开回放之后,竟然出现一张意想不到的脸来。

  “云轩!我是金美熙,我知道你看到视频肯定会很疑惑……”

  一位轻熟女在相机里说道:“其实魔形女不止一个,我和秀莉都是变种人,但来不及多说了,十六号探员在监听对讲频段,我会把他引到音乐树来,谁出现谁就是内鬼!”

  “我去!你个**贼……”

  赵官仁没好气的骂了一声,女人竟是被绑架的黑帮女大姐,怪不得她之前分析的头头是道,原来是金美熙在冒充她,而且小娘们总是有意无意的勾引他,幸好他的定力还算不错。

  “云轩!秀莉冒充了潘夫人,基地需要她这个活体疫苗……”

  金记者低声说道:“如果一切顺利的话,我们将登上前往基地的直升机,基因试纸测不出我们俩的身份,请你务必囚禁潘夫人几天,抹除西岛的监控,我们……有缘再见!”

  金记者说完就把相机架在了树上,弄了几片树叶遮挡才离开,赵官仁立即按下了快进键,没一会就听到了直升机的气流声,还有几个人在叫喊什么,显然离开的不止两个人。

  “嗯?”

  赵官仁忽然皱起了眉头,一个蒙面的男人走进了画面,鬼鬼祟祟的蹲到了树洞前,可树洞里什么都没有,他顿时慌张的扫视周围,可能知道自己上当了,赶紧调头跑向了小渔村。

  “原来是你啊,老子这回可真是打眼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目光森冷的关上了相机,走上山路后又调出了卫星地图,发现驱逐舰已经调头驶向了马耳岛,不过速度非常的缓慢,估计又重新进入了静默状态,躲避无处不在的大海怪。

  “罗子萱!希望你不是在故技重施……”

  赵官仁若有所思的往山谷走去,罗子萱曾是郑十八的未婚妻,有个非常黑暗的分裂型人格,典型的谎话精、奶茶婊,当初用药物暂时压制下去了,跟着前往英国定居,至于后面的事他就不知道了。

  “嘿嘿”赵官仁淫笑着俯瞰湖泊山谷,可能是觉得基地不会轰炸自己,结果被毒气迷的满地都是,漫山遍野到处都是人,连双层防空洞的大门都没关,守卫和大兵们层层叠叠的倒在地上。

  “花径不曾缘客扫,蓬门今始为君开,春色满园关不住,一枝红杏出墙来……”

  赵官仁晃晃悠悠的来到洞口,从人堆下拖出了昏迷的唐妮,扛在肩上走进了防空洞中,一看难民署的领导们都被迷倒了,夫人们和情人们也倒了一地,唯独不见潘夫人一家三口。

  “妈蛋!老秃头居然跑了,等着喜当爹吧……”

  赵官仁扛着唐妮进了一间卧室,在她的小嘴上猛嘬了一口,跟着跑出去将两位副署长的夫人,还有两位军官的媳妇和情人,总共七个女人通通放在床上,并肩躺成了一排。

  “我要开始搞艺术了,反对的请举手,没人反对我就开搞了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拿过一支记号笔,挨个解开外衣开始创作,胸口留下签名,小腹画上老鹰,背上写下打油诗,私章盖在屁|股上,将她们翻来覆去的一顿折腾,最后再用运动相机一顿拍。

  “尼玛!我的本质是不是孙悟空,定住七仙女去吃桃……”

  赵官仁犹豫的抓了抓头皮,不过想想做人不能道德沦丧,还是将她们的外衣全部穿上,挨个扔回了原来的位置,这才哼着小曲来到二层,将监控设备的硬盘拆了下来。

  “吱”赵官仁走进库房打开了密道,真正的潘夫人果然躺在其中,全套衣服都被扒掉了,肯定是被冒充她的花臂妹穿走了,他只好把暗门恢复原样,脱下外套裹住了潘夫人。

  密道通往大桥的配电房,推开可移动的配电柜就能钻出去,至今都没有被外人发现,他出去后将潘夫人的头包住,避开摄像头回到了营地之中。

  营地早被炸的一片狼藉,房屋被摧毁了不少,只有外营地没遭到摧残,不过标志性的灯塔居然没有倒塌,只看丁小蛋正胆怯的蹲在灯塔值班房外,见到他急忙起身招手。

  “丁小蛋!你的探员代号是多少……”

  赵官仁扛着潘夫人走进了值班房,丁小蛋打量着潘夫人说道:“我的身份编号是3966,探员代号是178一起发,你忽然问这个干什么,这女的又是谁啊,屁|股好白哦!”

  赵官仁关上门把潘夫人放在了床上,说道:“去找身衣服来给她穿,对了!你知道十六号探员是谁吗?”

  “十六号?”

  丁小蛋从衣柜里取出了几件衣服,诧异道:“这么大的数字肯定是老前辈,最低也是个主管级领导,我这种小角色可不认识,我连Lisa都没见过,顶头上司的代号才52呢!”

  “我知道了!”

  赵官仁拍着潘夫人的腿说道:“潘夫人现在见不得光,她需要在地下室隐藏几天,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她的存在,我会多送一些食物过来,安全起见你也住到下面去!”

  “你把她肚子弄大了吗,按理说老潘也不敢跟你发火呀……”

  丁小蛋疑惑的挠了挠头皮,赵官仁在她头上敲了一下,直接走出去关上了屋门,但从种种迹象来看,丁小蛋的存在,恐怕只是为了掩护十六号,让她发报也不至于暴露。

  “你跑哪去了,怎么样了……”

  沈晴文拎着刀从外面跑了进来,赵官仁将事情经过跟她说了一遍,她皱起眉低声问道:“你确定她就是十六号吗,对方很可能是变种人,变幻外形迷惑你也说不定!”

  “相机拍到的就是个男人,但她走路的姿势我认得出,再说除了她没人在西岛,不过咱们要按兵不动,一切照计划行事……”

  赵官仁搂着她往外走,沈晴文沉声说道:“这回连我也看走眼了,没想到她的城府如此之深,对了!罗子萱是你情人吗,怎么从未听你提过她?”

  “一夜情都算不上,我都快忘记她的样子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,沈晴文不置可否的往山里跑去,可毒气好像不是单纯的麻|醉|药剂,过了这么久都没人苏醒过来,他便走进监控室,将西岛的监控硬盘**了机器。

  “哼你胆子可真不小啊,敢在我眼皮子底下耍花样……”

  赵官仁看着已经被格式化的硬盘,不屑的冷哼了一声,谁知道秦曼颖急匆匆的跑了进来,喊道:“所长!江正河逃跑了,打晕了看守他的守卫,开着咱们的小艇出海去了!”

  “啊?他疯了吗,开那破船能去哪……”

  赵官仁惊讶万分的看着她,秦曼颖急声道:“咱们都被他骗了,他是一个被通缉的杀人犯,在国内有两条人命案,李兰说他肯定去马耳岛了,他还偷了实验室的一瓶疫苗!”

  “我去!这货挺能装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立即调出了卫星图像,星舰的夜拍能力就跟白天一样,他很快就发现了一艘被木板包裹的小艇,可小艇上居然多了一面风帆,正悄无声息的驶向马耳岛……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