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差一步苟到最后

1250镇魔司

差一步苟到最后 十阶浮屠 5767 2021-08-06 12:23

  秋高气爽的早晨……

  洛阳城的平民百姓都习惯早起,一大早做工的做工,种地的种地,念书的念书,但平乐坊的“十字街”却人满为患,通通围在赵官仁的新宅院前,伸头踮脚的吃瓜看热闹。

  “叮叮叮……”

  一只只用红线串起的八角铜铃,围着院墙挂成了一大圈,让风一吹清脆悦耳,但正面院墙却被砸出了一个大洞,内里是个青石板铺就的大院,不过地上却用金漆画上了硕大的符阵。

  “谁给念念,这上面写的是啥啊……”

  吃瓜群众们纷纷嚷嚷了起来,有几名匠人正将破洞给改成门洞,内院的月亮门也给安装了木门,但门洞边又竖了一块公告牌,用浆糊贴上了一块白底黑字的布告。

  “嗯哼洛州府镇魔司敬告,近日有小妖流窜作案,祸乱乡里……”

  一位书生大声念道:“本司特开此院,布下天罡伏魔大阵,凡家中有中邪发癔之人,皆可送入此院驱魔辟邪,闲杂人等,身康体健者不得入内,凡提供蛰伏妖魔线索者,赏银二十两!”

  “哦!这是新开了一个衙门,专门对付妖邪的啊……”

  “不是有七扇门吗,为何又开一衙镇魔司……”

  “七扇门不中用呗,这是不良统帅尹大人的府邸,狼妖就是他杀的……”

  百姓们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,怎知几名妙龄女子忽然出现,从侧面的月亮门排队而入,脸上和手上都画满了红色符咒,集体来到金色大阵中央,放下蒲团盘腿打坐。

  “咦?这不是玉春楼的画眉么,她怎么也中邪了……”

  有风流才子认出了画眉,但马上就有人插嘴道:“昨夜玉江王外宅闹蝠妖,险些又吃了一个王爷,她前头那个就是王爷的外妾,昨夜她们从我家门前过,蓬头乱发跟鬼一样,吓人的很!”

  “可不!我家表嫂在广利坊,说蝠妖飞起来遮天蔽日,专吸人血……”

  “大的是蝠妖王,有数百只小妖跟随,七扇门根本敌不过……”

  “就是!幸亏尹大人及时赶到,施法打跑了蝠妖王……”

  吃瓜群众们越说越夸张,越传越玄乎,但忽然间院里白雾腾腾,一股股水汽贴着地面涌来,不仅遮蔽了伏魔阵和打坐的女人们,还传出一阵阵沁人心脾的香气,不由让人神清气爽。

  “尹帅施法啦,开启仙阵啦,大家快沾仙气啊……”

  几个老娘们在人群中一阵咋呼,百姓们立刻挤到门口猛吸水蒸气,但紧跟着就看赵官仁走了出来,身穿白锦的大袖宽袍,手持三根粗龙香,大步来到早已摆好的香案前。

  “全体起立,祭天拜地……”

  赵官仁神色严峻的高举龙香,十几名画满符咒的女子集体起身,恭敬的叠手行大礼,连院外的百姓们也跟着一起祭拜,恭敬虔诚的三拜之后,三根龙香方才插入香炉之中。

  “一请天地动,二请鬼神惊,三请葫芦娃,四请杰尼龟……”

  赵官仁一本正经的胡说瞎念,不要问,问了就是葫芦娃专打蛇妖,杰尼龟是蝠妖的克星,但又拿出两张做了手脚的符箓,在蜡烛上轻轻一扫便点燃,自动飞上天空化为灰烬。

  “万邪不侵!妖魔退散……”

  赵官仁猛地拔出了赤月妖刀,走到案前一阵血光四射的挥舞,但就在百姓们连连惊呼,女子们磕头膜拜的时候,没曾想步子迈大了,差点扯着蛋不说,袖子里的问号珠也突然滑落。

  ‘不好!要坏菜……’

  赵官仁心中顿时一惊,他刚跟陈光大交换了问号珠,其中的“从良分”才三百多而已,肯定会蹦出个乱七八糟的弱鸡来,但想去捡也来不及了,珠子已经滴溜溜的滚到了大阵中央。

  “砰”问号珠突然爆出一阵白烟,让众人齐齐一声惊呼,可烟雾缓缓消散之后,赵官仁顿时傻了眼,只看一个半大的熊孩子,长着鹿角、绿毛、翠鳞、龙尾,一脸呆萌的环顾左右。

  “小龙人?你出来作甚……”

  赵官仁吃惊的瞪大了双眼,居然无意中把“小龙人”给炸了出来,但小龙人却挠头茫然道:“你叫我出来的,怎么反过来问我,你找我有什么事吗,没事我就回去睡觉了!”

  “龙子!大/师把龙子请下凡间啦……”

  院外的百姓顿时炸了窝,惊喜万分的猛磕响头,画眉等女差点喜极而泣,围着小龙人也是头如捣蒜,而赵官仁这才反应过来,小龙人也是条龙啊,正儿八经的真龙之子。

  “呵呵我请的是你父王,看来你父王不在家啊……”

  赵官仁走过去搂住小龙人的肩膀,笑眯眯的说道:“咱们神都最近不太平,有妖怪在城中作乱,你既然下来了,那就给大家送上一份祝福,保佑我们大唐国泰民安吧!”

  “龙子!请您保佑奴家吧,奴家让妖怪害惨了……”

  玉江王的宠婢连忙爬了过来,撅着屁/股小心翼翼的探过头来,竟在小龙人脚上亲了一口,怎知小龙人忽然抬手指向院外,歪着脑袋说道:“外面有妖怪,白衣服那个!”

  “什么?”

  骇然色变的赵官仁猛然提刀,院外的百姓也轰然散开,让出一名风度翩翩的公子哥,而公子哥的脸色也是陡然一变,没等赵官仁提刀冲出,对方身上的白袍却突然炸裂。

  “嗖”公子哥顿时化为一条白毛耗子精,如同忍者神龟的师父变身了一般,带着一身强壮的腱子肉,甩着细长的老鼠尾,脚下一蹬便射向了大院,尖利鼠爪直奔赵官仁的头颅。

  “大胆妖孽!看刀……”

  赵官仁抡起妖刀就要砍过去,怎知小龙人轻轻抬手一指,一道金光闪电般射入对方眉心,耗子精立马发出一声刺耳的惨嘶,“噗通”一下摔在了地上,没抽两下就断了气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女人们全都吓的一哄而散,但百姓们却是兴奋极了,纷纷从门外涌进来围观耗子精,耗子精的身体不停在缩小,最后愣是变成了一条白毛巨鼠,个头堪比一条成年大狼狗。

  “小龙人!你还有这本事啊,失敬了……”

  赵官仁没想到低分摇出个大佬来,小龙人则憨憨的一笑,“唰”一下又钻回了问号珠当中,等他再拾起珠子的时候,小龙人已经闭眼悬浮在其中了,分数也给扣了个精光。

  “大人!您真乃神人也,连龙子都能请下凡间来……”

  百姓们兴奋的夸赞又行礼,一个个都激动的不行,还有人用鱼叉在耗子精身上乱捅。

  “乡亲们过奖了,其实本官请的是东海龙王……”

  赵官仁还礼笑道:“这不是有阵子没下雨了嘛,本想降妖除魔的同时,再来它一场及时雨,谁曾想龙王不在龙宫,错把龙太子请下来了,甘霖没下成,让大家看笑话啦!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百姓们一阵善意的哄笑,等赵官仁又一通乱吹之后,大伙便开开心心的插上耗子精,跟过大年一样去坊外炫耀了,此时又有几名宣称中邪的人,被家人送过来在阵中一起打坐。

  “大家在此修身养性,本官要去府衙公干,办完了就回……”

  赵官仁叫出几位大妈维持秩序,自己骑上马儿出了平乐坊,特意去临街的茶楼坐了会,远远观看百姓们火烧耗子精,等消息差不多传遍全城之后,他才下楼直奔洛州府衙。

  “各位大人上午好……”

  赵官仁笑盈盈的走进了后堂,十几名官吏正在喝茶议事,少尹徐大人独坐在首位上,突然见到他竟猛喷了一口茶,慌忙擦嘴问道:“听闻你在平乐坊私自开府立衙,可有此事?”

  “大人!您这话有歧义啊,下官这可是奉旨办差……”

  赵官仁从袖中掏出了一封圣旨,递过去说道:“圣上封我为洛州府不良人统帅,专司查办蛇妖一党,何为专司,专管专办的一府之司,未免跟七扇门职能重叠,下官才起名镇魔司!”

  “荒唐!”

  徐大人愠怒道:“你这书究竟是如何念的,谁告诉你‘专司’二字,竟是一府之司了,你这个不良统帅没品没级,连个官都不是,有何资格开府立衙,你这是要造反吗?”

  “那好!从即日起,本小吏在州府办公,住在府衙之内……”

  赵官仁拱手说道:“您日后就是我顶头上司,往后追杀妖魔或遭妖魔追杀,卑职会火速向您禀告或求援,相信有大人替我担着,卑职定能睡个好觉,实在感激不尽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徐大人忽然惊觉不对,他的师爷连忙低声道:“大人!这个丧门星正被妖物追杀,玉江王昨夜都险遭毒手,您把他留在府衙,岂不是引狼入室,更何况圣上还瞧他不顺眼啊!”

  “哼区区妖物何足挂齿……”

  徐大人重重一拍茶几,冷哼道:“本府是在告诫你,做事要有规有矩,这么大的事你得告知本府啊,不过皇上都让你专司其职了,本府也不能抗旨不遵,往后你镇魔司就归金刚寺管了!”

  “大人!我已经去了金刚寺,他们说不良人归州府管,跟他们无关……”

  赵官仁摊手说道:“其实我也不想给您添麻烦,方才平乐坊抓到一只白毛耗子精,正是妖族派来刺杀我的,为了各位大人的安全着想,还是将镇魔司单独分出去为妙,否则妖族找不到我,定然会找我上官!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众官吏忐忑的对视了一眼,最后还是徐大人老奸巨猾,让一名刚上任的七品倒霉蛋,去做了镇魔司的镇魔使,赵官仁则担任镇魔副使,一切事务都向倒霉蛋禀报。

  赵官仁的职权也被一分为二,他得自筹五十名伏魔师,只管斩妖除魔,不良人这摊子事由他人代管,总之就是切断他跟州府的联系,出了任何事都与他徐大人无关。

  “大人!好事都让您给占了,卑职也任劳任怨……”

  赵官仁不阴不阳的说道:“但我这府衙宅院,斧钺钩叉,饷银衣粮,您总得多关照一些了吧,斩妖除魔可不是打匪盗,我要是连个防御的地方都没有,脑袋随时搬家啊!”

  “南城的旧兵库拨给你,本府负担五十人的粮饷,其余自筹,以后没事少往我这来,晦气……”

  徐大人阴着脸拂袖而去,赵官仁立即拽住个管事者,硬让他下了一个盖大印的布告,告知全城百姓镇魔司成立,还把他已经刻好的大印给备案,这才心满意足的走了出去……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